国内首家国际化邮币卡交易平台即将上线

奔放炽热的夏天已经到来。就在全国各地文交所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的时候,中俄文化交易中心将开设邮币卡交易平台,又有了一个安全、稳定、有效、公开、公平、公正于一身的电子交易平台,这无疑为投资者提供一个新的机会。据了解,中俄文化交易中心是国际文化类交易平台,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人民政府在中俄两国文化交流领域的创新举措。中俄文化交易中心为中俄两国文化产业涉及的包括文化艺术品、收藏品、消费品等文化物权和收益权、债权等文化权益提供国际化电子交易平台,俄罗斯特色油画、雕塑等艺术品和套娃玩具、锡器家具、伏特加酒,中国特色陶瓷、紫砂、字画、玉器、刺绣,以及中俄两国文艺著作、影视作品、演出收益和双方旅游资源等,可在中俄文化交易中心挂牌和进行电子交易。而在文交所正处在大发展的今天,中俄文化交易中心看准时机及时推出了邮币卡交易中心这个平台,这对于以往仅限于面对面实物交易的邮票钱币来说,提供了一个更为便捷、可靠、安全、不受时空限制的投资手段,对于那些一直以来渴望投资邮票钱币的投资者是一个重大福音。在互联网+春风的沐浴下,中俄文化交易中心邮币卡交易平台的诞生,对于邮票钱币交易模式、交易思维等方面的传统改造必将推向一个全新的阶段,投资者在这个交易平台也必将会取得意想不到的收货,它不仅仅是金钱,而是一种理念。

由于科技的高速发展,特别是互联网行业的全面兴起,作为传统产业的邮票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夹击和挑战,甚至面临着能否继续生存下去的重大考验,就在这危机四伏的时候,智者想到了互联网,因为许多传统行业或者产业在互联网思维的改造之下都再次注入了新的活力,呈现出蓬勃发展的良好态势;在夹缝中生存的邮票,已从从传统意义上的邮资凭证变为了收藏品,进而又从收藏品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投资品,也正因为这样,邮票曾多次爆发了尽显赚钱效应的行情,但因种种缘故的桎梏,真正的受益者并不多,从而造成集邮者、收藏者、投资者和投机者的大量流失,使得这个原本诱人的收藏品和投资工具跌入谷底,众人都是心急如焚。但是,那些有识之士从互联网超高速发展之中得到了灵感,各地文交所的不断登台,就是这种思维的具体体现,有些文交所的品牌价值得到了广大投资者的认可,他们纷纷加入其中,成为了这波大行情的发起者、导演者、推动者、延伸者、宣传者,成为了文交所这个时代品牌的首批造就者;中俄文化交易中心邮币卡交易平台的闪亮登场,其责任和任务无疑是重大的,其一举一动都会牵动着投资者的心,其在措施、手段和手法等方面的举措,都极有可能会成为其它文交所学习和效仿的对象。

邮票具有收藏、欣赏、艺术、文化、文物、社会等多重价值,这也正是其能够成为大众所喜爱的文化符号,全国最佳邮票评选活动的长盛不衰,就是一个最好的印证。在邮票逐渐地失去它的收藏、欣赏、邮资凭证等价值之后,它的投资价值、经济价值必然会随着文化产业的大发展大繁荣而显现出来;而对于邮票文化、收藏、投资等价值的改造也就成为了一项亟待解决的重大课题,当然也是千载难逢的重大机遇,谁抓住了这个机遇期,谁就能未来的激烈竞争中掌握主动权,甚至是制高点,中俄文化交易中心的专业团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成为了互联网+时代的邮票交易方式的改造者和探索者。对于邮票交易方式改造的时间越早,其投资价值和经济价值也就会越早地展现出来,许多品种在上市之后的持续性暴涨,已经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文交所启动之后它所体现出了的特有价值,对于邮票的改造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与此同时,行情的大爆发和大推进,对于那些长年坚守在邮票预定第一线的纯粹的集邮者是一种切实的保护;同时又是对于那些一直以来坚信邮票必将走向新的辉煌的投资者的一种奖赏;更为那些在市场中进进出出的投机者提供了一个大发展的平台,这也是一个值得考虑的创业的好平台。

中俄文化交易中心邮币卡交易平台的推出,正是顺应了这种大趋势,其目的就是要用互联网+的模式改造正在失去市场的邮票,让它重获新生。从各地涌现出来的文交所邮票交易中心的实际运行情况来看,虽然在成交量、上市品种、交易规则、人气等方面有着比较大的差异,但是这并不妨碍邮票在这场互联网+时代的改造进程中取得了初步的战果,比如说“庚寅虎”大版票虽在线元,但是在线万元左右,而当初它在上市之初的价格也就数百元,这两者之间的巨大差距,它现阶段来看,文交所电子盘对于“庚寅虎”大版票的改造是非常成功的,因为它营造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盈利空间和操作时间;这样的成功案例并非个案,而是带有十分典型的普遍性、持续性、广泛性,不能不为文交所电子盘所产生的巨大推动力而折服。这种力量将会随着中俄文化交易中心邮币卡交易平台的加入而变得更为有效,更为强大。

从国家试点单位之一的深圳文交所,到东方雍和国际版权交易中心,再到现在的中俄文交中心董事长、国际文化交易所联盟发起人,这次再经手交易平台,滕勇深知政策风险远大于市场风险。基于这种考虑,中俄文交中心将目前中心的交易系统在境外做了“复制版”,艺术品的证券化业务,以及债券等众筹化业务都在境外交易平台操作。一个是中国文化产权交易所,一个是中国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都是在香港地区合法注册的交易平台。投资人会员可以同时开两个交易账户,境内外分平台同时交易,这样可以给挂牌发行人会员和投资人会员更多的选择,是按监管部门新出的政策规范继续交易,还是直接提货退市,还是转到境外的交易平台,但托管之类的还在国内。对于投资人关心的资金境内外流通的潜在风险,为了布局境内境外,中俄文交中心聘请WSG中国区唯一成员大成律师事务所做相关把控,按照每个国家和地区当地的法律法规,再设计我们的交易规则,依法合规是前提,银行会给我们提供结算服务;具有国有背景的中俄文交中心,在境外的交易所却没有政府股权,与境外平台是合作协作的关系,所以也不存在与国内政策不符的问题。

作为首个布局境内外的交易中心,中俄文交中心在产品上除了受众群体广泛的邮票、钱币、金银币外,还有来自俄罗斯的特色邮币。同时,除了整体布局上的风控设计外,在具体交易细则上,中俄文交中心的邮币卡板块也做了很多改进。针对主挂牌发行人拉高清仓跑路的情况,中俄文交中心在锁仓的时间、资金等方面做了严格控制,比如要求主挂牌发行人30%的锁仓,时间为一年,一年之内仓位不能卖。此举的目的在于鼓励他们和我们交易所绑定在一起成长,一起把品种做大,所以主挂牌发行人一年后要是继续做的话,会有一些鼓励性的政策。但如果主挂牌发行人一年之后要求解锁的话,中俄文交中心规定主挂牌发行人30%的锁定仓位不允许卖给散户,而是必须对接给下一个接盘方,新接盘方需要持有一定量的线上藏品。这样做无疑增加了主挂牌发行人的成本,一定程度上控制了主挂牌发行人清仓跑路的情况发生。当线日均价超过现货基准价且超出部分达现货基准价的一定比例时,交易中心会启动二次托管程序,超过交易中心规定的峰值时强制二次托管;这样做为了更好地管控平衡发行人和投资人,同时防止部分主挂牌发行人恶意操控使盘面,在大跌行情时瞬间开盘跌停,导致投资人卖不出去的情况,中俄文交中心要求主挂牌发行人卖出盈利的50%资金用于连续三个跌停板后的护盘,以此类推,直到盈利全部用于护盘为止。

当前中国经济正处于下行周期,沪深股市又在大幅度震荡的情况下,投资者的风险偏好也随之不断降低,投资与操作变得更趋谨慎了。在这种背景下,方兴未艾的文交所电子盘的陆续出现,无疑为某些偏好低风险的资金找到了一个不错的避风港,而中俄文化交易中心邮币卡交易平台正是一个可以放心操作的端口,从而将某些的存量优质资产变得更为优质,找到一个更为安全的港湾。据了解,在多举措推动信贷资产证券化业务常态化、市场化发展的推动之下,从短期来看,邮票资产证券化的发展规模必然会出现“爆炸式”的增长,文交所电子盘的不断冒出,就是这种“爆炸式”增长的一个缩影;长期来看,邮票资产证券化将进入常态化发展阶段,文交所电子盘之间的竞争将会变得异常激烈,在这场竞争中,中俄文化交易中心邮币卡交易平台将会随着各个进程的发展而脱颖而出,甚至扮演领跑者的角色,成为投资者心中的圣殿。

激活邮票资产证券化市场的活力和流动性,乃是目前中俄文化交易中心邮币卡交易平台的当务之急,如果上市品种的流动性相对趋于宽松,严格控制价格,放宽托管限制,就会吸引大量投资者接盘,从而营造出更为良好的交易气氛和环境。邮票资产证券化,对于提高投资者的盈利能力和资产质量改善等方面的积极作用已经显现出来,许多长年受到冷落的被定义为“垃圾”的品种都从困局中走了出来,成为了上攻行情的重要推动力。由于邮票业中的存量资产缺乏盘活途径,使得众多编年邮票和小型张大面积深幅度打折,集邮者、收藏者和投资者怨声载道,而邮票资产证券化无疑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最优途径。正是文交所电子盘在不少地方相继开花,使得原本供远远大于求的邮票,来了一个惊天大逆转,需求量呈现出从未有过的超高速增长,筹码争夺战的序幕由此揭开,并且是愈演愈烈,每天都在线下和线上市场上演着精彩无比的行情。行情正在向新的高度和广度发展,不少投资者开始变得警觉起来,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阵势,经常把风险和泡沫挂在嘴边,好像是风险一触即发,但从目前的态势来看,完全是杞人忧天。

一些投资者担心泡沫随时会破,“悲观者”甚至已经做好了随时撤退的准备。对此,不敢苟同。随着资金的大量涌入,投资与投机的理念、手法、习惯、思维都在发生着不同于以往的变化。没有谁能告诉大家什么是泡沫,泡沫正处在哪个阶段,大家泡沫什么时候会碰壁。泡沫这个东西是无法检验的。任何投机性的市场必然存在泡沫,而每次泡沫来时,总是存在两种人:一种人不停地指出泡沫会很快破灭,另一种人安然自得地在泡沫中游泳。前一种人越来越“聪明”,但后一种人却变得越来越有钱。当聪明人想变成有钱人时,泡沫或许就破灭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