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牌手表、蝴蝶牌缝纫机、凤凰牌自行车“老三件”现状如何?

八十年代的时候,流行用“三大件”来衡量一个家庭的财富状况。关于“三大件”具体是什么,每一个地区都有不同的说法。曾经有一种广为流传的说法叫“老三件”,指的是上海牌的手表,凤凰牌自行车和蝴蝶牌缝纫机。

那个时代的人,爱拿家中有“老三件”向人炫耀。那个时候的人找对象,也得问对方家里有没有这三样东西。一时之间,

上海牌手表成了情侣互赠的奢侈品,凤凰牌自行车是白领、精英身份的象征,蝴蝶牌缝纫机进入了千家万户,是每一位贤惠女主妇的心头好。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蝴蝶牌缝纫机彻底成为历史,上海牌手表仍然是“奢侈品”;凤凰牌自行车却在欧洲疯卖,一辆自行车开出了1000至10000美金的开价,订单爆增,度涨停。除了蝴蝶牌缝纫机,另外两款商品,仿佛都进入到了一个“时间的轮回”。

上海牌手表是1957年投产的,当时国内手表行业还是一片空白。上海牌手表投产的同时,在北方天津出现了一个与它打对台的手表品牌,叫做“海鸥”。这两个牌子的手表,我小时候都见过。那时候在商场的玻璃柜里看到它们,跟今天在珠宝展上看到翡翠手镯时,是同一种心情。

手表在80年代是实打实的奢侈品,但是也不能说它不实用。现代生活节奏快,人们每一天都在争分夺秒,抢时间。但是,

没有手表的时候,时间的概念是模糊的。所以那个时候的中国人,只要有条件,省吃俭用也要买一块表。

上海手表厂的首任厂长,曾经是将军的通信兵。解放后在上海电报局工作,后来奉命进入轻工行业,开办手表厂。上海手表厂的产品质量非常好,曾经研发表、潜水手表。手表的精度高,里面带有人造钻石。

这个牌子的手表至今仍然在生产,普通的售价一两千。从前,物以稀为贵。所以刚出炉的上海牌手表,价格昂贵,不是人人都戴得起,所以它是奢侈品。后来,它一度向大众普及,成为实用商品。

再后来,由于手表的计时功能被手机淘汰,手表又成了不必要的“奢侈品”。现在的上海牌手表仍然属于“奢侈品”,只不过说它奢侈,它比不上那些世界名表昂贵,说它不奢侈吧,它除了装饰功能以外,已经不实用了。对于不必要、不实用的东西,只能说它是“奢侈品”。

蝴蝶牌缝纫机的前身是1927年的“金狮牌”缝纫机,后来经过两次改名,在1966年才改名为“蝴蝶牌”。

70年代的中国,倡导艰苦朴素、勤俭节约,蝴蝶缝纫机走进了千家万户。许多心灵手巧的家庭主妇都会踩缝纫机,替家人缝制衣物。

夏天穿的衬衫、电视机的罩子、冰箱的套子,还有枕头套跟被套,都可以用缝纫机车出来。更有能干的主妇,会用缝纫机“车绣”。通过踩踏板控制黑头机在被套、枕头套上绣花。

记得我们家买缝纫机的时候,花了二百多元钱。而当时我爸妈的工资,一个月只有三十多元钱。刚买来的时候妈妈还不太会用,爸爸就开始自学,然后教妈妈使用。

用缝纫机做衣物和被套,需要用到布料。没有好的布料,它就派不上用场,于是就被收起来,成为我的写字台了。我上学以后,经常在缝纫机面板上写作业,还往机身下面的圆洞里藏零食。又过了几年,国家开始开放。商品经济发达起来,商场里衣服够多了,人们渐渐就不用缝纫机了。

一直到2012年,上海申贝集团还搞了一次缝纫机DIY大赛。要求参赛者以“蝴蝶牌”缝纫机为主题,DIY布艺作品进行比拼,

凤凰牌自行车最早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97,清朝末年。当时这个“洋玩意儿”,连末代皇帝溥仪都很喜欢。但是老百姓骑上自行车,还是解放以后的事。自行车小巧轻便,是一个代步的好工具。

在80年代以前风靡全中国,至今许多城市的人们,还喜欢以它代步。不过,如今在南方的一些城市,比如重庆的主干道上,几乎难觅它的踪迹。让人一度怀疑,这个品牌早已成为了老古董。不料,

现在很多的西方人不敢坐地铁等公共交通工具了。中国人可以宅在家里,暂时不出门。可是

原来中国生产的这些自行车,像较早的凤凰牌、永生牌这些产品,至今都还活着!最近它们在欧洲国家都卖疯了,一辆售价低的一千美金,高的达到上万美金!即便是价格如此昂贵,依然供不应求,许多厂家的库存都断货了。

自行车的管理人员说,现在自行车从中国发货,最快三天就到达欧洲了。工人加班加点地生产,还是供不应求。

所以,6月初的时候,“凤凰牌”自行车两度涨停。尽管有许多业内人士认为:凤凰要想涅槃,还很困难。但是,已经让人感到了惊喜。

传统的“老三件”,蝴蝶牌缝纫机即将进入历史博物馆,而上海手表和凤凰自行车却仿佛进入了一个轮回。

手表从奢侈品到实用品,最后又回归到奢侈品的行列。自行车除了在重庆这种山地城市被淘汰,但是在平原城市依然生龙活虎。2020年的大环境,又让“凤凰牌”风光了一回。

正所谓:东方不亮,西方亮。一件商品就和人一样,只要能找准自己的价值,努力去实现它,生命力就会很长很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