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失海外的五大国宝级文物都是怎样流失的?何时能归故里?

泱泱华夏,三万里河山;煌煌先哲,五千年文明。中国有着五千年的文明,有着太多的文物,每一件文物都是文化,每一件文物的生命轨迹都让人为之叹服。

自战争以后,我国大量的文物流失海外。英、美、法、俄、德、加拿大、日本等国博物馆有着大量的中国文物,远古石器、上古青铜器、甲骨片、竹简、佛像、经卷、书画、瓷器、玉器、金银器、雕刻、壁画等应有尽有。这些文物都是历史上的文化瑰宝,来自圆明园、莫高窟、黑水城等地,都是当年列强通过野蛮掠夺、非法走私、偷盗而得的,数量多达几百上千万件。

唐朝画家阎立本有两大名作,《步辇图》和《历代帝王图》。《步辇图》收藏在故宫博物馆,《历代帝王图》收藏在美国波士顿美术馆。

《历代帝王图》上绘有十三位帝王,分别是前汉昭帝刘弗陵、汉光武帝刘秀、魏文帝曹丕、吴大帝孙权、蜀昭烈帝刘备、晋武帝司马炎、陈文帝陈蒨、陈废帝陈伯宗、陈宣帝陈顼、陈后主陈叔宝、北周武帝宇文邕、隋文帝杨坚、隋炀帝杨广。十三位帝王旁又各有侍卫随从,共计46人。这幅画上的帝王或站或坐,却都展现着帝王的气势,后世帝王像的姿势大都依照这幅画而作。

《历代帝王图》代表着初唐人物画的最高水平,在古代绘画史上有着重要地位。自问世以来,《历代帝王图》一直被历代文人雅士、王公贵族收藏,后又成为皇宫珍藏。辛亥革命后,紫禁城的大量文物被溥仪带走或变卖,《历代帝王图》也流失民间,后来到了梁鸿志手中。这个梁鸿志是个臭名昭著的大汉奸,经他手《历代帝王图》卖给了美国人邓曼·沃尔多·罗斯,此后又被邓曼捐赠给了波士顿美术博物馆。从此,《历代帝王图》流失海外。

唐太宗李世民少年从军,反隋朝王,为唐朝的建立和统一立下了赫赫战功。马上皇帝自是与战马结缘,为了纪念跟随自己的六匹战马,在修建昭陵时,李世民让阎立本作画,再用青石雕刻六骏的形象以陪伴自己。这六骏就是昭陵六骏,特勒骠、飒露紫、青骓、拳毛騧、什伐赤、白蹄乌。

西安碑林博物馆,面对正门,六匹骏马雕刻排开,很有气势。只是飒露紫和拳毛騧是复制品,真品收藏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飒露紫和拳毛騧的流失,是民国的一大盗宝悬案,始末一直众说纷纭。

1913年,法国人偷盗“飒露紫”和“拳毛騧”,剥离开来准备偷运走。当时闻风赶来的当地村民拦下了他们,情急之下,法国人将二骏扔下山崖,后来残碎的二骏被陕西政府没收。

1913年时,正值袁世凯当选正式大总统。当时袁家修建了一座花园,二公子袁克文想在里面放置一个镇园之宝。袁克文为人放浪不羁,结交了众多三教九流的人物,北京古玩商老板赵鹤舫就撺掇袁克文向陕西督军陆建章要飒露紫和拳毛騧,陆建章自是立即将二骏奉上。

飒露紫和拳毛騧在运往袁家的途中又出现了变故,并没有到袁府。这期间的波折众说纷纭,有人说是赵鹤舫用袁府的专用批条从陕西运回了二骏,却并没有送出真品,而是将真品卖给了卢芹斋;也有人说二骏是袁世凯死后流出的。总之,最后二骏确实是到了卢芹斋的手中。

卢芹斋是谁?他是近代最大的文物贩子,据说流失海外的中国古董,约有一半是经过他的手售出的。这个卢芹斋不止是个单纯的文物贩子,他还有着精湛的文物专业知识和天才的商业眼光,他得到二骏后,知道这件文物的不凡,开价15万美元将二骏卖给宾大博物馆的高登馆长。15万美元在当时可是不菲,高登馆长也是发现了二骏的非凡,但价格实在太高了,就先将二骏借到了博物馆。从1918年高登初见二骏,直到1920年,通过讨价还价,最终在一个叫艾尔德里奇·约翰逊的慈善家的捐助下,宾大博物馆以12.5万美元的价格将二骏正式收入馆中。

就这样,昭陵六骏中的“飒露紫”和“拳毛騧”离开了中国,昭陵六骏失散。不止二骏,其余四骏也差点被偷盗。在1918年,美国人毕士博又准备盗走另外四骏,他让人将四骏碎成数块装箱,但运输过程中被陕西当地民众发现拦截下。

《鬼吹灯》、《龙门飞甲》中的黑水城是真实存在的,它是“古丝绸之路”以北保存最完整的一座古城遗址。在黑水城中有着大量的文化宝藏,但最早发现它的是俄国的科兹洛夫,所有文物几乎都被洗劫一空,散落在各国。

黑水城是西夏王朝北部边境的一座重要军事城堡,在现在的内蒙古额济纳旗东北。西夏被元朝灭亡后,黑水城一度扩建,繁荣一时,但在1350年前后,黑水城被风沙吞噬,成了一座废城,并且逐渐被风沙掩埋。从此,黑水城成了一个传闻。1884年前后,俄国文物贩子波塔宁等人听说了黑水城的传闻,向当地的土尔扈特人打听去路,却遭到了拒绝,没有向导根本无人能找到黑水城。1909年,又一个大盗,俄国皇家地理学会会员科兹洛夫带人来寻找黑水城。科兹洛夫同样遭到了当地人的拒绝,但他找到了当地的蒙古王爷巴登札萨克,通过行贿找到了向导带路,并且成功找到了黑水城。

1909年,科兹洛夫第一次进入黑水城。科兹洛夫带人在黑水城遗址到处挖掘,挖出了一批书册、钱币、金属碗、妇女饰品、佛塑等物品,装满了10个大箱子,运回了俄国。当时科兹洛夫并不清楚这些文物的价值,也不知道黑水城的价值,就又去了青海盗取文物。这批文物到俄国后引起了重视,俄国学者立即写信告诉科兹洛夫这是发现了一个叫西夏的国家,他是第一个发现者,俄国皇家地理协会也下令让科兹洛夫立即回到黑水城继续挖掘。科兹洛夫听说后,迅速返回,刨开30多座佛塔,带着大量珍贵的文物返回,带不走的又进行了毁坏。1926年,科兹洛夫又一次去了黑水城,带走什么不详。其后,美国人、瑞典人也接连去过黑水城,带走了一些东西,但远不如科兹洛夫,因为他去了三次已经把宝藏几乎全部挖空了。

科兹洛夫带走的文物到底有多少?这些文物包括举世闻名的西夏文刊本和写本达8000余种,还有大量的汉文、藏文、回鹘文、蒙古文、波斯文等书籍和经卷。这些文献都是无比珍贵的资料,是研究西夏以及同时期的宋、辽、金、元朝历史的“无价之宝”。这些文献数量之多,为整个世界所罕见,仅仅是整理,俄国学者用了半个世纪没有整理完,直到现在还在研究,并且只出版了价值很小的一部分。科兹洛夫带走的不止有文献,还有陶器、铁器、织品、钱币、雕塑品、绘画等珍贵文物,可以说当时黑水城能带走的都带走了。更可耻的是,为了寻找这些文物,科兹洛夫对佛塔进行了大肆破坏,一些带不走的也进行了毁坏。

在黑水城文物中,彩绘双头佛和元代纸币等举世无双。最珍贵的还是要数《番汉合时掌中珠》,这是西夏第一部西夏文中文双语字典,是惟一能打开西夏文献宝库的“钥匙”,有这部字典才能翻译西夏文。我国虽然也有出土过《掌中珠》残本,但俄国的那本才是最完整的版本。

俄国人得到《掌中珠》后极为重视,一直珍藏,给我国研究西夏文化带来了重大困难。后来我国的考古学者罗振玉在日本会见俄国教授伊凤阁时,偶然见了字典一页,他深知这部字典的重要,先是借来影印了九页,十年后又借来全书照片发行。一波三折之下,我们才算见到了《掌中珠》的内容,数十年来考古学者一直以罗家的版本为研究的依据,但终究不见原件。七十年代末,美国学者访苏,用先进摄像机拍摄下《番汉合时掌中珠》的全部内容,整理研究后刊布,这部词典原件才算重见天日。至于科兹洛夫从黑水取走的《掌中珠》,原件现藏在俄罗斯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圣彼得堡分所,伊凤阁发表的《西夏语研究》等书籍都是离不开《掌中珠》的。

敦煌莫高窟又称为千佛洞,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佛教艺术地。莫高窟始建于前秦苻坚时期,后又经北魏、西魏、北周、隋唐、北宋、西夏、元代的修建,形成了一个佛教的艺术地。由于地处塞外,历史上的战火都没有波及莫高窟,这里有着大量最完整的文物、佛像、壁画,可以说到处是宝,画下有画,宝中有宝,但莫高窟终究却没逃过劫难。

清朝光绪年间,莫高窟发现了震惊世界的藏经洞。当时在莫高窟居住的道士王圆箓,将部分洞窟改成了道观,打扫时发现了一个小门,门后就是藏经洞。藏经洞中有历代文书和纸画、绢画、刺绣等文物5万多件,各种佛经、道经、典籍都是孤本。藏经洞中的这些文献都是无比珍贵的,保存了许多古代学说,并且保存了古注,但最有价值的几乎都被盗走了。

藏经洞的发现震惊了世界,一大批大盗接踵而来。英国的斯坦因听说后,第一个来到莫高窟,骗取了王圆箓的信任,用200两银子买走24箱写本和5箱艺术品。法国的伯希和紧随而来,在藏经洞挑选了三个星期,用600两银子买下了1万多件最珍贵的文献,装了10辆大车运回国内。敦煌文物的流失引起了学者的注意,清政府下令清点藏经洞文献运送进京,但王圆箓提前收藏了一部分文物,运送途中又被押运的官员攫取了不少,最初发现的5万多卷文献,最终只剩下8757件。而王圆箓私藏的文物,后来也被日本的吉川小一郎、橘瑞超,英国斯坦因,俄国人鄂登堡,骗买走上千卷。此外,敦煌壁画也被美国人华尔纳和法国的伯希和粘走大批,俄罗斯的奥尔登堡在文物搬取后又挖掘了一万多件文物碎片。莫高窟的劫难可以说是不断。

敦煌千古事,苦乐谁心知。敦煌的四万多件文物散落在世界各地,英国的大英博物馆拥有敦煌文物约1.37万件,是世界上收藏敦煌文物最多的地方,法、俄、美、日也有大量敦煌文物,而这些藏品在中国大多难见。

敦煌文物的流失不应该怪到某一个人身上,王道士也曾尽了努力,那是历史对整个清朝的嘲讽。

《女史箴图》是东晋顾恺之的绘画作品,原作早已丢失。现存的《女史箴图》有两副,一是宋代摹本,收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但笔意色彩并非上品;另一个是唐代摹本,画风接近《女史箴图》原貌,收藏在大英博物馆。

《女史箴图》的唐代摹本是一个经典摹本,一直被历代收藏。宋徽宗曾在上面题词,上面还有金、明、清内府藏印以及历代收藏者的私人鉴藏印。清朝乾隆非常喜欢这幅画,是他的案头爱物,经常观赏把玩。在乾隆去世后,《女史箴图》收藏在紫禁城,后又随慈禧太后移往颐和园。在八国联军进京时,英军上尉趁乱偷盗了《女史箴图》。

《女史箴图》有多珍贵呢?相传,二战期间,仁安羌大捷入缅远征军解救英军,英国为感谢曾将《女史箴图》与潜水艇二选一,作为谢礼感谢中国。这虽是传闻,却可见《女史箴图》的珍贵,而这幅珍贵的绘画大英博物馆却是以25英镑的价格从那个偷盗的上尉手中收购的,并且由于英国知识欠缺,将《女史箴图》拦腰截成了三段。

中国流失国外的文物实在是太多了。大英博物馆的商代双羊尊,西周康侯青铜簋、邢侯簋,汉代玉雕驭龙,《永乐大典》,各种珍贵的山水画,都是国宝级的文物。还有顶级的商代虎食人卣,全世界只有两件,一件在法国,一件在日本,还有乾隆大玉山、《金刚经》刻本、《后赤壁赋图》、《洛神赋图》等等,都在国外博物馆。

这些绝世珍藏本该放在我们的博物馆中的,但现在我们只能看图片,很难看见真品实物。这些文物都是列强洗劫圆明园,利用探险的名义偷盗等不正当方式掠取的,不知这些文物何时能归故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