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线一百多年来将台湾分成两半谈谈台湾古代“土牛线”

原标题:这条线一百多年来将台湾分成两半,谈谈台湾古代“土牛线年,郑成功亲自率领两万五千大军,数百艘战船,自金门料罗湾出发,先夺澎湖,再扫台湾,驱逐了盘踞在此地的荷兰人,收复了宝岛台湾并建立了台湾历史上第一个汉人政权。

1683年,康熙皇帝派遣施琅,结束郑氏三代在台23年的统治,台湾归并入大清。

现在的历史课本将这两个历史事件称为“郑成功”和“清朝”,然而少有人知的是,无论是明郑政权还是清王朝,甚至是之前的荷兰人,从没有实际控制整个台湾,最多只控制了台湾的一半。

看起来是不是有点眼熟但有点奇怪?对比一下台湾全岛地图看看吧,正好是西边的一半。

这是台湾的卫星影像图,山地占全岛约70%面积,且多集中于东部,向西则逐渐过渡为丘陵与平原。当然,东部沿海地区也有一条很窄的走廊式平原,将台湾岛内分为一些地理大区,如下图所示。

在农业时代,适合农业开发的平原是最为珍贵的,山地则很难开发,而台湾岛的平原正好又几乎集中于西部沿海,汉人移民从大陆东南沿海渡台,第一站也是这些平原地区,所以早期台湾岛上的政权几乎都是以台湾南部的平原为中心的。

这张图是荷兰和西班牙殖民者控制台湾时的势力分布图,荷兰人盘踞精华的台南平原地区,而西班牙人控制着以基隆港为核心的台北少量盆地,此外还有原住民政权大肚王国(实际是部落联盟),最终实力更强的荷兰人将西班牙人从台湾排挤出去了。

那早期的汉人移民为何不继续扩张势力,逐步控制台湾群岛呢?首先是没必要,农业时代山地的价值比平原小很多,其次难度也很大,近代医疗卫生工业成熟前,在台湾这种热带气候的地区进行开发本来就不容易,山地丛林地带更是如此,极容易染上疫病,所以汉人没有兴趣跨中央山脉。

说到台湾原住民,现在大部分人可能都会想到高山族,其实台湾的少数民族族群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自然是高山族,还一类则是平埔族。

它们的区别是什么呢?就是生活区域的不同,高山族是生活在山地的,而平埔族则是生活在平原地区的。

平埔族群早在汉人于17世纪移民来台湾移垦前,便已分布在北部的宜兰、基隆一直到恒春的台湾西部沿海平原地带上,清雍正年间黄叔璥

平埔族生活在平原地区,加之与汉人接触较早,所以在生产方式上已与汉人无异,他们也服从清政府的管辖,所以清代文献对这类人的称呼是

,这些人就是完全没有汉化的高山族群,他们主要生活在山地,完全不受汉人政府的管辖,很显然,汉人和高山族碰到一起,一定会起冲突。

三,原汉分治与土牛线世纪汉人大规模移民台湾时,汉人移民便和台湾原住民便爆发了冲突。因土地之争,甚至还发生了“

”这类恶性事件,不过当时和明郑政权起冲突的主要还是平地原住民,郑氏还没有将势力扩展到山地(毕竟连平原都没开拓完)。

而清王朝对台湾本就相当头疼,事实上清朝政府一开始根本就没有将台湾纳入版图的打算,其目的仅仅是消灭明郑势力而已,当时清朝甚至准备将台湾岛内的人丁全部迁回内陆,然后放弃台湾。

不过在施琅等大臣的据理力争下,康熙最终决定收台湾为版图,不过目的仅仅是为了给东南沿海留个屏障,并没打算大规模开发台湾,而且为了降低治理难度,清政府还严厉限制了内地居民渡台的行为。

这是1685年台湾府完成区划后行政区划图,下设三县:新港溪(今盐水溪)以北为诸罗县,新港溪至二仁溪之间为台湾县,二仁溪以南为凤山县。

后因汉人拓垦范围扩张,雍正元年(公元1723年)增设彰化县、淡水厅,这是1734年台湾道县厅界重划完全实施时的行政区划图。

只不过,由于此时中国大陆地区人口激增,人地矛盾越来越严重,所以闽南与客家移民还是大规模移民台湾,并且渐渐和台湾山民起了冲突,汉人侵犯土地,高山族则

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想法,清政府当然没有意愿管理台湾山民,于是决定用省事的

政策,官府于入山的重要路口,以立碑、立界方式来规范汉人生活区域,严禁汉人超越其区域;此碑界建物为

之后随着时间推移,界限划分地越来也完善。到了18世纪的乾隆年间,大陆地区的人口膨胀更甚,福建这个多山省份的开发已趋近饱和,大量移民蜂拥入台湾,原有的界碑根本无力阻拦这批移民大军,于是衙门在原有碑界外,还加了一条

这下子台湾相当于被分成了两半,“土牛线”以西为台湾汉人及入籍清朝的平埔族的生活区域,清政府在此设立县、厅等机构管辖;而“土牛线”以东则为高山族生活的山地,清政府对这个地方基本不闻不问。

不过,“土牛线”也不是绝对的,随着汉人拓垦范围延伸及清廷的开放,后期曾多次调整。不过对于私自越界,清朝律法的惩罚极重,《大清律例》中虽明文规定

比如在嘉庆十七年(1812年),宜兰地区因吴沙率领群众占噶玛兰族土地,使居民达数万之多,应居民要求故又增设噶玛兰厅。

1760年(乾隆25年),闽浙总督杨廷璋为厘清番界,奏请绘制新图,完成《台湾民番界址图》;1769年,福建分巡台湾道杨景素因台湾北部番界尚未厘定,在卸任前亲赴彰化、淡水,督率厅、县整顿土牛。

清政府设置“土牛线”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汉人和原住民的冲突,汉人能够不受原住民袭扰;而原住民的权益也能得到保护,不过这本质上还是一种消极治理的态度,前期没什么,到了后期这件事情却起了麻烦。

战争之后,清政府大门被打开,19世纪70年代开始,美国,日本相继入侵台湾,而当清政府提出交涉的时候,它们也理直气壮

:这台湾岛东部你都没管理,可见根本不是你的疆域,我们去台湾东部转转和你有啥关系。

牡丹社事件:1871年,琉球船民飘到台湾岛东部被台湾原住民杀死,1874年,日本以此为借口对台湾东部出兵。

1875年,打发走日本人后,清政府一改之前的消极态度,开始积极治理台湾,希望将台湾打造成东南抵御列强侵袭的重镇!

首先清政府改进行政区划,1875年(光绪元年),在台湾海防钦差大臣沈葆祯的努力下,台湾行政区域改成二府八县四厅,包括台北府的宜兰县,基隆厅,淡水县,新竹县和台湾府的台湾县,嘉义县,凤山县,彰化县,恒春县,卑南厅和埔里社厅。

1875年台湾道行政区划图,蓝绿色系为台湾府所辖,红橘色系为台北府所辖;基隆淡水县厅界到台湾建省(1885年)时才确定。

的政策——积极开发台湾后山(含括今中部山区、东部的花莲县与台东县,以及屏东枋寮以南的地区)和招抚当地原住民(“生番”)。

“要想富,先修路”,首先要修好前后山联络通道,这个工程分北路、中路、南路同时进行。北路由噶玛兰厅苏澳至花莲奇莱,共计205里;中路由彰化林圮埔至花莲璞石阁,共计265里;南路由屏东射寮至台东卑南,共计214里。而中路即是三路中至今仅存,目前被台湾定位古迹的

此外,为加强台湾开发巩固“守边”政策目标,1875年2月,沈葆桢奏准解除对台湾的一切禁令,并大力鼓励汉人开发台湾山地。持续近200年的台湾“原汉分治”政策被取消,100多年的“土牛线”正式作废。

之后,1885年台湾建省,台湾巡抚刘铭传继承了沈葆桢的政策,并加大“抚番”力度,对于不服统治的原住民采用武力征讨,许多台湾原住民部落不是被“破庄灭族”、“丧身灭社”,就是逃离原本的活动领域,往深山迁徙。

台湾设省后,行政区划改为三府(台北,台湾,台南)十一县三厅一直隶州(台东直隶州),上图为1894年台湾行政区划,红色系为台北府所辖,黄色系为台湾府所辖,蓝色系为台南府所辖,灰色为台东直隶州。

不过,此时已晚,1895年清政府在甲午战争中惨败,被迫签订《马关条约》,台湾被割让给日本,虽然日本政府比清政府强势地多,但仍然无法完全管控彪悍的台湾山民,于是日本人将部分土牛界线制度改为隘勇制度,但基本上沿袭旧有武力压制台湾原住民的基本政策。

1902年后,为了掠夺台湾的樟脑,日本台湾总督府转向“隘勇线推进”政策,强迫台湾原住民族归顺、搬迁,致使原住民传统领地丧失。1910年,在第五任台湾总督佐久间左马太上任后,进行五年理蕃计划,以军队讨伐、推进隘勇线、架设通电网等等方法,对原住民施行,在多年剿杀下,到1926年,隘勇线全部废除,台湾全岛才成为一个整体。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